北大人物網
北大人物網
 
新聞線上
字級設定: 小 中 大  
 
  繽紛校園的故事
   
 
  李建興校長
   
繽紛校園的故事
李建興
2014.2.10
今天到國立臺北大學三峽校區參加一年一度的新春團拜,除了向許多老同事拜年,恭賀新禧,欣敘舊誼外,來了一趟校園巡禮,從校門走到飛鳶景點,從人文教學大樓,經過圖書資訊大樓,走到運動場,也繞「心湖」一周,看到了大老樹群,向臺北大學特定區樓群頂禮致敬。十四年來,這期間從寧靜的農村風光魔術般的轉變成高樓林立的大學城,滄海桑田的變幻與場景,一幕幕地躍然紙上,也同時勾起了我一則則苦盡甘來的繽紛校園故事,藉此篇幅與大家分享。
壹、 飛鳶銅雕的故事
臺北大學創立於民國89年2月1日,飛鳶銅雕是成立當天最顯眼的地標,十四年來它與大學一起成長,永遠矗立在三峽鳶山腳下,代表著臺北大學的精神象徵。可是誰知道,它是怎麼「淪落」到這裡的?它有什麼意義?應該如何愛護它?
話說現在的新北市三峽區,原稱臺北縣三峽鎮,是臺灣北部一個山明水秀、人文薈萃的老社區,在三峽最熱鬧的復興路與中華路交會圓環上,原有一座先總統蔣公銅像,巍然站立幾十年,是小鎮的地標,那知約在民國80年左右,來了一場選舉災難,銅像被批為政治圖騰,一鏟打掉夷為平地。
地方領袖為補救地理上的缺憾,默默地敦聘本地的青年藝術家江沖默先生,雕塑了一座代表鳶山的銅雕,但很可惜的事發生了,銅雕塑好了,卻無法落地,原因是大家都喜歡它,但不喜歡他的「鳶嘴」朝向自家,就這樣纏訟不已。
這件公益好事的倡導者是林金田先生(臺北縣議會秘書長林新欽的父親),他樂善好施,原以為這是地方可與「清水祖師廟」相互輝映的盛事,那知就此斷線,不知如何收場?
地方上傳說一個故事,當年鄭成功趕走荷蘭人,以啟山林,曾到臺北地區,看到天空中有兩隻惡鷹飛翔,有時俯撞吃掉人畜,相當恐怖,便以飛箭火炮射下它們,一隻落到鶯歌,成為「鶯歌石」,另一隻落到三峽,便是鳶山,鬱鬱蒼蒼極為壯觀美麗,三峽人以此為豪。雕塑一座飛鳶銅雕(原擬稱為三峽之鳶,我以音近「冤」,建議改為飛鳶銅雕)一直是地方人士共同的夢想。
民國88年2月我突然從教育部政務次長奉派為籌備處主任,新官上任第一件事便是將籌備處辦公室從臺北市的原中興大學法商學院建國樓4樓搬到三峽國中借用的教室。有一天,我聽說了這個懸而未決的公案,約好時間,直接登門拜訪林老先生,承他慷慨接待,並將銅雕樣本三件當場贈送,約好玉成這件美事,皆大歡喜。
此後的半年,積極施工,某日約好陳鎮長、陳鎮民代表會主席、林先生及基金會董事們,一起堪輿,選好地點,面對鳶山,行破土典禮。銅雕重達六百公斤,底座深挖數公尺,基地腹地寬約百公尺,建成後顯現極為美觀的藝術作品,從此三峽多了一座地標,臺北大學也有了一座精神象徵,開啟了臺北大學正式融入三峽地景的歷史新頁。
臺北大學成立之日,即以成立典禮及佈達典禮與「三峽飛鳶」銅雕揭幕為主題,展開一整天的園遊活動,吸引了臺北大學師生的眼光及三峽鎮民的注目。
如今,十幾個年頭過去了,許多師生及友人常說臺北大學這座飛鳶銅雕,是「北二高」高速公路上最醒目的藝術品,看見飛鳶就像看見了臺北大學,而臺北大學的師生也以擁有這座飛鳶銅雕為榮,除了在校園中常為它行注目禮外,臺北大學的「校旗」、「校徽」也以飛鳶為圖騰,型塑美麗的學校精神堡壘。
貳、 大(老)樹的故事
大學有三寶,一是大師,二是大樓,三是大樹。的確,大學校園中,能有大(老)樹,自是不同凡響。可惜臺北大學三峽校區經歷過近十年的抗爭,大學成立時已不見任何一棵大樹,仔細尋覓後,祇見黃椰子樹一、二百株,約一、二年樹齡之柚子樹,約五、六十株,小心呵護,就地移植,是本社區僅存的原生樹種。
為三峽校園移植大(老)樹很費心思,也有許多可歌可泣的故事。首先,想到臺北大學的校樹是什麼?正好當時南投埔里國小謝鎮賢校長的岳丈大人由行政院農委會輔導培植了二千多棵「貝殼衫」,樹種來自澳洲,與桉樹(油加利樹)同科,樹幹筆直如法律正直,樹葉似貝殼象徵商業茂盛,以其可以代表法、商之意涵,同仁看了也多喜歡。
他們已種植七、八年,開價每棵新臺幣陸佰元,二千棵共計壹佰貳拾萬元,算是半價優惠。可惜礙於會計規定,必須公開招標,執行有困難,不得已之下,商請好友林河蒸與陳素花董事長(山燕文教基金會)賢伉儷購贈,幾近數月之努力,從埔里載到校園內種植。現在行政大樓及商學大樓東側、法學大樓及電資大樓預定地西側、商學大樓、人文大樓及法學大樓北側之環校道路外側等處密植這些貝殼杉,富有創意,也甚綺麗,算是種植校樹成功的實例。
民國88年8月某一天,新竹關西砲兵營隊長來電,說該營要蓋宿舍,必須清除許多大樹,問我們要不要?但有個條件是限期二星期必須移清。我滿口感謝,即刻排除萬難,使命必達,完成艱鉅的移植任務。那是一百多棵樹齡五、六十年的老榕樹及數十棵桉樹等,極為珍貴難得,有錢也買不到。我們採取斷根,並以十輪大卡車載運(每車祇能載運二株)限期完成。現在校園「百榕園」中,翠綠的榕樹群,讓多少社區居民清晨、午後在那兒散步、健行與運動,「前人種樹,後人乘涼」,豈不樂哉!
您有聽說校園中有棵「校長樹」嗎?那是老同仁開玩笑的。事實是該年9月某天中午,我站在三峽國中4樓教室外,向外望,祇見一部挖土機正在開路,即將把路中的一棵大樹鏟除。我十分不忍,立即奔下樓,到達工地,請施工師父「刀下留樹」,請讓我把這棵樹移開,可否?那棵「九芎樹」約有百年樹齡,生氣盎然,是難得一見的臺灣原生種大樹。現在矗立在「鳶園」中的某個角落,沒有任何名錄,歡迎您有空去找找看。
此外,校園中還有許多免費移植,友人惠贈的大(老)樹,例如:臺北縣政府的赤楠,三峽鎮公所的大王椰子樹,臺北醫學大學的蒲桃樹,中正紀念堂的樟樹、福木、龍柏,國際獅子會的榕樹。那段時間,大家的友情贊助,共襄盛舉,我永遠心存感激,無限感佩。
校園中花草樹木的種植,最後還是要靠自己補強。那年學校編了新臺幣貳仟萬元的預算,招標購植許多四季花草樹木,如:春天—桃李杏,夏天—楓紅樹、阿伯勒,秋天—臺灣欒樹、美人樹,冬天—梅花、艷紫荊等。此外,也種了雨豆樹(象徵培育人才),紅、黃花風鈴木,松柏,杜鵑花,大、小葉欖仁樹,水柯樹,黃金垂榕…等。記憶中的這些花草樹木,正印證了「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的大道理,它們將永遠存活在校園裡,永遠陪伴著大學的成長與發展。
參、心湖的故事
走遍世界著名的大學,多見地勢起起伏伏的仞崗,十分美麗。美麗的標準難訂,但有丘陵、有河流、有湖泊等是構成美麗校園之要件,例如:英國的牛津、劍橋,美國的哈佛、普林斯頓及北京大學、臺大等皆是,而北京大學的未名湖、臺大的醉月湖更是我們耳熟能詳的校景。
臺北大學建設三峽新校區,也有這種夢想,幾經尋覓,夢想終能實現。
現場的實況是校區內原有一溝渠,其源頭來自桃園石門水庫,水庫流放原水,進入三峽的「板新給水廠」,再流放出來經本校而灌溉當地農田。此一溝渠在校園內約長一千公尺,年久失修,已顯髒亂、淤塞,蚊蠅叢生,甚至工廠廢、毒水任意排放,已變成臭水溝,農民們十分頭痛,不知如何改善?
我與農民多次溝通後,他們完全同意由校方負責全力改善,只要保留農田水利灌溉的用途。於是第一步拓寬、加深溝渠,變成溝底二公尺,溝面平坦的大水溝,第二步在溝上架設三座有弓背扶手的橋樑,第三步則在校園正中央開鑿二公頃的湖泊,有地區滯洪池的功能,附有二個出、入水孔,加做二座表演舞臺,橫跨近湖心,於是大功告成。
湖泊既成,惜未命名。因緣俱足,乃恭請我的師父聖嚴法師禪示。他老人家聽後說,就以「心湖」為名吧,他的開示有三層意思:(1)湖在校園正中心,(2)湖形似心,見湖思心,(3)人心要澄澈、平靜與安寧。臨湖觀景正可追尋這種理想。阿彌陀佛,我佛慈悲,功德無量。現在「心湖」是校園代表景點之一,湖心有天鵝、綠頭鴨群,生態環境真美。
肆、土地的故事
想聽國立臺北大學三峽校區土地的故事,先要了解二個名詞:一是區段徵收,二是無償(免費)撥用。在臺灣,大學新校園建設土地徵收案採區段徵收方式,這是全國第一個案例。意思是說政府為促進公共建設,得變更整批、整段的公有或私有土地,但依法令應給予補償金或救濟金,依土地法與平均地權條例之規定,私有地可依公告地價加一至四成補償(本案加四成),公有地則無法可據,只好依行政命令,本案最後是依公告地價加發救濟金四成。這樣解釋似乎很簡單,事實上,這些行政程序極為繁雜,俟後面再補充。
其次,所謂無償撥用,這是教育部的規定,當年各地方爭建大學,只要風吹草動,地價馬上飆漲,該大學則蓋不下去了,國立中山大學原澄清湖邊之預定地,就是遇到這樣的困難而作罷。此後教育部要求申請建大學的地方政府,必須取得建校土地,免費撥給教育部,才可開始建大學。
三峽校區建設的困難,最先遇到可能就是地方政府的更替。最早是林豐正縣長支持在三峽撥地供法商學院升格建臺北大學,他一卸任,尤清(民進黨籍)擔任縣長二任八年,他主張另建縣立臺北大學,校址選在林口,之後蘇貞昌也擔任縣長二任,再來是周錫瑋(國民黨籍)擔任縣長,政治(黨)的更迭,支持度有異,國立臺北大學命運坎坷多難,建校進度遲疑不決,自在意料之中。
臺灣要建設一個較大的投資工程,一牽涉土地問題,行政程序極為繁雜,早有聽聞,曾有一個投資案蓋七百個章,經過七百個行政單位,多麼悲慘啊!國立臺北大學土地案據所知,需經縣政府各處局及都市計畫單位、臺灣省政府地政處、內政部地政司、國有財產局、環保署、教育部、國防部、財政部、經建會及行政院法規會、工程會、第一、四、六組最後才到副秘書長、秘書長、副院長、院長批示。一路念下來,煩也不煩。但我都曾親自一關關的跑過。
所以,三峽校區土地,於民國76-77年間原則同意,民國81年籌備處成立,經過六年半,到了民國87年仍無重大突破,於是監察院通過一個糾正案,怪教育部無理由,太早成立籌備處,浪費公帑。
民國88年2月1日我來接籌備處第二任主任,可說臨危授命,緊急上陣。當時的實況是,私有地約30公頃已徵收並發放補償金,但公有地亦約30公頃,如何處理未定案?臺北縣政府以法令無規定,無法辦理。我去縣政府協調的結果,必須有行政院長的函示,才敢徵收。只好求助於主管單位內政部地政司召集開會、協調與支持,以完成縣政府之規定了。
其實行政院函到了縣政府,並非就能解決。縣府的都市土地審議委員會要開會審查,十九位委員持反對聲浪,我以列席身分,力戰全場,在四個小時會議中,據法(理)力爭,四次起立發言,重點是:
1. 有圖利他人之嫌?本案救濟金發放乃都審會權責,依法決議無需顧慮「圖利他人」之嫌。
2. 有上級政府扞格之虞?本案縣府曾行文省政府請求解釋,省府未曾函覆,此乃省府尊重縣府之權責,請委員放心。
3. 是否違反公平正義原則?本地民眾經三代近百年之改良土地,獲救濟金,乃政府之仁政,何來違反公平正義。
4. 有拖垮縣府財政之患?本案再不作決定,近程恐有失縣府之「誠信」,民眾抗爭永無寧日。遠程則國立臺北大學得以建校,近萬學子在此就學,地方繁榮可期,尤其臺北大學特定區一百八十公頃土地若順利標售,縣府營收與稅賦,源源不絕,三峽鎮繁榮在此一舉。
當日都審會主席林副縣長聽後,歸納八項決議,原則同意發放救濟金。當年7月8、9兩日民眾領到救濟金,三峽校區土地,大體獲致解決。這些故事與過程,您覺得困難不困難?曲折不曲折?當事人當時是十分痛苦的,現在回想起來,則甚愉快。
之後,國立臺北大學三峽校區開始土地鑑界,最初獲得面積原為64.57公頃,最後為54.54公頃。另外,縣政府在校門圍牆外,贈送約二公頃土地(產權為縣府),使社區房屋永遠不會太靠近校門。不過,這些土地在一年前臺北縣議會曾經大會決議,國立臺北大學祇能借用十年,十年後視情況再定奪產權問題,幸好,十年後的今天,縣議會已予放行,國立臺北大學全權擁有自己的土地與產權,真是happy ending。

伍、 砂石的故事
當前臺灣的工程界都知道,砂石就是黑金,其價不菲。我來籌備處,赫然發現,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與本處簽有合約,本處的砂石將有壹佰陸拾萬立方米運出。我猜想,當時本處可能有重大的困難,不得不簽此「不平等」且貽害無窮的條款,我與同仁仔細研究,萬一這些砂石出場,校園將成一個大窟窿,可養鯨魚,好可怕!我立即與該委員會葉處長商量,必須立即改變此政策。上天不負苦心人,歷經幾次開會商議後,該約定撤除,本處任何砂石有權自由處置。
三峽校區是大漢溪沖積而成的河灘地,雖然百年墾植,地面仍坑坑洞洞,高低不平,而且大部分是低窪地,必須填土推平後,才能作校地之用。及時「貴人出現了」,當時內政部營建署承包開闢「瑞濱十三號快速道路」從金山、萬里—基隆、瑞芳,在瑞芳郊外有座小山擋路,必須開鑿並將「餘土」清理,正在覓找適當地區,填置這些砂土。
與友人聯絡後,我率工務組同仁相偕數次到現場勘察,開會討論、協調與溝通,賓主盡歡。實況(有合約為憑)是營建署(甲方)無條件提供40萬立方米有價土石給籌備處(乙方),這些有價土石由甲方運送經北二高直達三峽校區,並以「三聯單」管控,傾土完成並推平後,甲方給予乙方新臺幣伍仟萬元,作為整地及相關處理費用。本校之校園整地工程與瑞濱快速道路同屬公共工程,本校須購置有價土石作為填方,瑞濱案要花錢運棄有價土方。此一政策性之改變,兩個公共工程的配合節省了國家巨額的工程費用支出,在當時堪稱公共工程之典範,其困難點在於兩案工程時程上之配合,我們籌備處同仁克服萬難做到了,就國家整體的角度觀之,應可算是大功一件。
籌備處同仁經過約6個月的不眠不休(運土時間早上8時至下午6時)嚴控三聯單管制,順利完成進土的重大工程任務,解決校園低窪不平的問題,也領取伍仟萬元的補助金入帳。哪知,這樣的困難過程,卻在國立臺北大學成立後,變成少數同仁的不諒解與誤會。誤會的內容是什麼?我不十分清楚,可能是5000萬元惹的禍,不知也罷。
有人開玩笑說,三峽校區的砂石非常漂亮,只要讓他挖一天,就可抵免全部工程費用,這是不可能的,當我在三峽一天,砂石只能進不能出,任何一粒砂石都不能出的宣誓,我做到了。
陸、 大樓的故事
臺北大學三峽校區十四年來已蓋好十棟大樓啟用了,前日我在本校團拜上講話,指出這便是十大建設,十全十美,引起全場師生的感慰。本校這十棟大樓的興建在政府教育經費逐年愈趨困窘中,實在是千辛萬苦,而且大學預算已改為自主自籌,加上「配合款」的籌措不易,有說不出的艱難故事。
首先,第一棟大樓是「人文學院大樓」,這是地下一層地上十二層的高樓,曾經二度開工,第一次在民國87年12月間,十幾名警察派駐站崗,維護安全秩序,不少民眾集結,抗爭一觸即發,情勢緊張,救濟金尚未發放之緣故,最後典禮草草結束,大樓興建只好停擺,真是可惜。第二次開工破土典禮在次年3月間,充分溝通後,校方已取得民眾諒解,不僅沒有抗爭,而且攜帶鞭炮燃放,順利開工,興建工程火速進行,到了該年8月間,工程進行到6樓,樓地板面積超過一萬二千平方米,符合教育部大學成立之要件,報准之日,國立臺北大學即可準備成立大事。
人文學院大樓是棟典雅、實用之建築,在各棟大樓中是最耐看,最符合人文精神,它距離北二高最近,約1百公尺,但以「氣密窗」隔音,汽車之噪音一點也無礙教學之安靜。大樓內佈置有行政辦公室、專業教室、演講廳及圖書室等,人文學院4系2所(後來休閒運動管理系改隸商學院、古典文獻與民俗藝術合併一所),全體教師人人有專用研究室約8、9坪,辦公桌及沙發桌椅一應俱全,普通教室也極為寬敞,明亮是極佳的教室、研究之場所。其餘各棟大樓亦皆有這些優點,這是臺北大學全體教職員及學生之幸福,值得大家善用,並且要好好的珍惜。
商學大樓樓地板面積最大,單以正面計算,長達1百公尺,當然它的預算近6億元,矗立在近校門的右手邊,與對面左手邊法學大樓相望,代表臺北大學原是從法商學院蛻變發展而來,亦是念舊不忘的傳承象徵。其他教學大樓尚有:社會科學大樓與公共事務大樓,五個學院各有大樓,第六個資訊電機大樓只好靜待來日產生了。
此外,校園中尚有曉日、皓月、繁星3棟學生宿舍,各是7層、14層與9層,每間房住2-4位學生,共可住1千名學生。因學生宿舍近臨「心湖」,美觀、安靜又舒適,號稱是「五星級」大飯店。其次,行政大樓是地下1層、地上6層的建築,校長室、各級行政主管辦公室及大小會議室分布在6層空間,都有佳美、實用的傢俱配備,便利於開會及行政協調。行政大樓由原先規劃在中央綠帶之中點,即圖資大樓與校門間之主軸上,具較強烈的傳統行政導向的空間意象。我與當時的曾顧問就行政管理棟在校園的角色與建物配置關係的討論中,共識的調整了其區位,使其離開了主軸的位置,建築造型也跳脫了傳統的對稱形式,讓此建築從較威權的象徵調整為較具服務性的角色,展現了校園建築的教育理念與空間象徵的有機連結。
本校圖書資訊大樓最近完成啟用,地下1層,地上7層,空間寬敞,動線分明流暢,位置於校門正前方,背靠「心湖」,臨近親水,佔有校園最佳地位,藏書室、閱覽室,分類編目室等都是最現代化的設施,是吸引師生樂於親近的最佳自修閱讀的好地方。
柒、 瓷磚的故事
說到瓷磚就想到鶯歌,鶯歌是陶瓷的故鄉。據查,日本殖民統治時期,臺灣鐵路從基隆—臺北—新竹延伸到高雄,臺北這一段因三重3次水淹鐵路,改為走大漢溪右邊山線,因此路過鶯歌。鶯歌繁榮了,三峽沒鐵路經過,相對沒落了,三峽人有一段時間,非常羨慕鶯歌的繁榮。其實,鶯歌與三峽一衣帶水,二者是不可分隔,如今,國立臺北大學與臺北大學特定區也帶來了三鶯地區的繁榮,三峽原有的特色:李梅樹美術館、清水祖師廟、老街、大板根、山中傳奇、東眼山風景區等,相得益彰,構成三峽空前人口的增加與移入。星期例假日人潮、車潮洶湧,三峽牛角麵包熱賣,三峽藍染熱銷……這些都是臺北大學建設校園的元素,建築語彙的核心以及建築理念的體現。其中,瓷磚是代表特色之一。
臺北大學三峽校區校門「國立臺北大學」六個大字,是明道大學書道研究所陳維德教授(他曾是李前總統登輝題字撰寫者)撰寫的,而由本校民俗藝術研究所第一屆校友許元國董事長(現為新北市校友會理事長)的傑作陶瓷公司所燒製,相當別出心裁。臺北大學校門的造型,結構及色彩等皆有三峽、鶯歌建築的元素。此外,環繞大學的圍牆,高約一百二十公分,中間夾敘鶯歌崁花瓷磚,在全臺灣各大學中無出其右者,深具地方特色。至於各大樓的構圖,飛鳶形色散處各角落,其中以人文學院大樓、商學大樓與學生宿舍等建築最為明顯。
捌、 友情的故事
臺灣什麼最美?臺灣人「知書達禮、溫良恭儉讓」最美。大學是高級知識菁英的聚落,是溫文儒雅文化的園地。我在國立臺北大學五年半,充分享受到這種溫情,若有些工作的熱情與小成就也由此而來。因此我要說,臺北大學的創立及三峽校區的開發是全體同仁的參與、努力,是一件集體創作的成果,榮譽應歸功於全體教職員工、校友及學生。
當初,國立臺北大學籌備處16位同仁,埋首苦幹,忍辱負重,在三峽預定地苦撐十餘年,奠定此後發展的基礎,勞苦功高,值得肯定與贊佩。其中,最可感念的是:
教務組組長 司仲敖
工務組組長 林明煌
行政組組長 邱祖賢
人事主任 簡淑華
會計主任 郭茂隆
秘書 吳瑞謀 楊淑妃
顧問 曾漢珍
臺北大學成立後,他(她)們轉任大學教職或行政職,籌備期間工作團隊的互助合作,和諧無間,是我永遠感佩的好朋友。
大學在民國89年(2000年)2月1日成立,成立典禮上午在三峽舉行,冠蓋雲集,熱鬧非凡;下午在臺北民生校區舉辦成立茶會,教職員工、校友及學生代表參加,溫馨感人,氛圍和睦,讓人難予忘懷。當天下午5時許,我在民生校區教學大樓9樓會議室,親自頒發副校長、主任秘書、各處室主任、各院系所主管之聘書,拜託每位教師同仁為學校共同打拼、團結合作,同時也拜託他(她)們轉發該單位同仁的聘書,大家齊心協力來為學校的改制成長而努力。
本校5度改制成立—歷經臺灣省立地方行政專科學校、省立法商學院、省立中興大學法商學院、國立中興大學法商學院—國立臺北大學,「組織規程」獲教育部核准,行政及教學人事底定,我便專心從事制度化與前瞻性的改革,一方面大力改善臺北老舊校區的硬、軟體建設,如:危樓強化,圖書館強固,地下室翻新,學生宿舍增添設備及美化等,百廢待新,積極強化,把暗藏多年的遲滯結構,清理佈新。另方面,三峽校區整地工程已完工,地下共同管溝已佈好,動力中心及污水處理廠已啟用,人文大樓已建好6樓(總樓高12樓),因此三峽校園的美化大力推動,其他商學大樓、行政大樓及法學、公共事務與社會科學大樓皆在細部設計及招標、施工階段。我每日在二校區間來回奔跑,相當辛苦,但富有成就感,不知憂愁也相當快樂。我很感謝全體同仁的諒解與協助,其中幾位代表人物,特列此不忘:
副校長 柯三吉、司仲敖、梁發進、張學鶚
主任秘書 吳光明、陳志華
秘書 董手山、吳瑞謀、楊淑妃、陳詩凡
他(她)們及許多行政、教學主管日夜操勞,為大學的成長與進步而奮鬥,是臺北大學改制後發展的動力源泉,我十分感謝。時間過得很快,本大學組織規程規定,校長一任3年,續聘需經校務會議選舉。我在同仁支援下,經公開投票,7成委員同意、贊成,得以續任校長,頗為感謝。不幸,此後不久,校內少數同仁對校務有煩言或雜音,校務推展漸有壓力。此外,政黨政情變遷及外力干擾,時有所聞,已無法避免。我在屆滿64歲,校長第2任期1年半後,為學校重新辦理第3任校長改選,獲有具體人選後,以輕鬆的身影,辭謝校職,轉進新境界。俗諺:「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分別而非訣別,人事間的真誠、友善與用心,必將永存人間。
說了這麼多國立臺北大學的故事,句句真實,事事不假,總算為自己留存了一份記憶,為大學保存了一份校史,我曾喜愛英國詩人羅賽蒂(Matina Rosseti)的詩:
誰看見過風,你沒有,我沒有,但當樹葉顫動時,風正吹過。
誰看見過風,你沒有,我沒有,但當樹低下頭時,風正吹過。
我很喜歡這首詩,你我都看不見風,但風正在吹,或已吹過。人生何嘗不是如此,緣起緣滅,生命無常,也像一陣風。然而徐志摩說得好: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
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附註:
一、 本文承國立臺北大學古典文獻與民俗藝術研究所曾漢珍教授斧正,至為感謝。曾教授是國內學校建築的專家,長期擔任新北市都市設計審議委員會委員,現擔任法鼓大學校園建設顧問。他曾任國立臺北大學籌備處建築顧問,國立臺北大學成立後,曾擔任三次總務長,對於建校前後,貢獻卓著。
二、 國立臺北大學服務期間,我撰寫三本著作:
1. 汗水與掌聲,2000年,臺北:商鼎文化公司。
2. 驀然回首,2001年,臺北:商鼎文化公司。
3. 大學小事,2003年,臺北:師大書苑。
三、 國立臺北大學退休後,我編寫八本著作:
1. 蘭陽情緣,2006年,自印。
2. 學校經營的理念與實務,2008年,臺北:學富文化公司。
3. 教育改革與挑戰,2009年,臺北:師大書苑。
4. 社會學新論,2010年,臺北:全華文化公司。
5. 百年來社會教育的回顧與展望,李建興教授七十華誕專輯,2011年,臺北:師大書苑。
6. 教育新境界,2011年,臺北:師大書苑。
7. 百年教育,2012年,臺北:高教文化公司。
8. 教育新思維,2013年,臺北:高教文化公司。
 
 
首頁 > 北大人物網 > 校訊人物
 
搜索:
搜索範圍:主旨、摘要、內容
 

其他新聞線上

  語言學,研之有物
學術研究心得分享-法律系徐育安教授
學術心得分享-法律學系呂彥彬助理教授
學術心得分享-歷史學系 褚縈瑩助理教授
學術心得分享:犯罪學研究所沈伯洋助理教授
學術心得分享-公共行政暨政策學系黃婉玲老師
從倉皇出逃到和解-我的學術之路
學術心得分享-電機工程學系姚書農助理教授
學術心得分享-法律學系陳皓芸老師
學術心得分享-公共行政暨政策學系 陳思先助理教授
學術心得分享-陳靜慧助理教授
學術心得分享-我的語言學路
學術心得分享-葉欣怡助理教授
專訪 商學院企業管理學系 蔡顯童教授
王千岳助理教授學術心得分享
蘇芃竹助理教授學術心得分享
學術心得分享-社會工作學系王明聖助理教授
企業管理學系何柏欣助理教授學術心得分享
企業管理學系 謝榮桂助理教授 學術心得分享
追求品質的志業,沒有終點


更多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