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 03

「鐘鼎山林都是夢,人間寵辱休驚。只消閑處過平生:酒杯秋吸露,詩句夜裁冰。」(辛棄疾,臨江仙 再用韻送祐之弟歸浮梁

「路曼曼其脩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屈原,離騷)

「太偉大的變動,我們會無力表現的,不過這也無需悲觀,我們即使不能表現他的全盤,我們也可以表現它的一角,巨大的建築,總是一木一石疊起來的,我們何妨做做這一木一石呢?」(魯迅,一九三六年六月致賴少麒函)

「沒有今天,我不可能感受甚麼是古代。由於今天泛濫的不義、庸俗和無恥,我終於遲遲地靠近了一個結論:所謂古代,就是潔與恥尚沒有淪滅的時代。箕山之陰、穎水之陽,在厚厚的黃土之下壓埋著的,未必是王朝國家的遺址,而是潔與恥的過去。」(張承志,清潔的精神)

「我想,反體制,就應該先對這些帝國主義反它一傢伙。」(張承志,夏台之戀)

「莽莽蒼蒼的群山之中走著兩個瞎子,一老一少,一前一後,兩頂發了黑的草帽起伏攢動,匆匆忙忙,像是隨著一條不安靜的河水在漂流。無所謂從哪兒來,到哪兒去,也無所謂誰是誰……」(史鐵生,命若琴弦)

「桃源在何許,西峰最深處。不用問漁人,沿溪踏花去。」(王陽明,山中示諸生,五首之三)(津橋按:以典入景,並陳治學之方。朱熹之<觀書有感>一詩亦同此法。)

「繡院深沈誰是主?一朵孤花,牆角明如許。莫怨無人來折取,花開不合陽春暮。」(黃遵憲,鵲踏枝 過人家廢園作

「別時攜手上河梁,兩岸相看即異鄉。獨立蒼茫歸騎晚,春來夜色倍如霜。」(王世貞,別弟)

「縞素臨江誓滅胡,雄師十萬氣吞吳。試看天塹投鞭渡,不信中原不姓朱。」(鄭成功,出師討滿夷,自瓜洲至金陵)

「霜葉墜,幽蟲絮,薄酒何曾得醉。天下事,少年心,分明點點深。」(王夫之,更漏子 本意

「春日在天涯,天涯日又長。鶯啼如有淚,為濕最高花。」(李商隱,天涯)

「思想本身沒有絲毫危險的性質,只有愚暗與虛偽是頂危險的東西,只有禁止思想是頂危險的行為。」(李大釗,危險思想與言論自由)

「國之亡也,權利為之先;種之奴也,權利為之兆。人而能犧牲其一身之權利,則去奴隸、禽獸不遠矣。」(金天翮,女界鐘)

「千載後,百篇存,更無一字不清真。若教王謝諸郎在,未抵柴桑陌上塵。」(辛棄疾,鷓鴣天 讀淵明詩不能去手,戲作小詞以送之

「惟強行者為有志,亦惟有志者能強行。」(嚴復,老子道德經評語)

「治他學易,治群學難。政治者,群學之一門也。何以難?以治者一己與於其中不能無動心故。心動,故見理難真。」(嚴復,政治講義)

「讀古人書,使人氣厚。」(林紓,文微)

「知力人人之所同有,宇宙人生之問題,人人之所不得解也。其有能力解釋此問題之一部分者,無論其出於本國或出於外國,其償我知識上之要求,而慰我懷疑之苦痛者則一也。」(王國維,論近年之學術界)

「冷吟狂醉到天明,舞劍聞雞意氣橫。海外九州久漂泊,強為歌嘯不成聲。」(康有為,明夷閣與梁鐵君飲酒話舊事竟夕)

「狂臚文獻耗中年,亦是今生後起緣。猛憶兒時心力異,一燈紅接混茫前。」(龔自珍,猛憶)

「若復不快飲,空負頭上巾。但恨多謬誤,君當恕醉人。」(陶淵明,飲酒之二十

「短布單衣一幅巾,暫來閑處避紅塵,低昂自看水中影,好箇山間林下人。」(元好問,溪上)

「欲就長河問遺事,悠悠東注不還流。」(元好問,衛州感事之一

「至夷館中慣販鴉片之奸夷,本大臣早已備記其名,而不販鴉片之良夷,亦不可不為剖白。有能指出奸夷,責令呈繳鴉片並首先具結者,即為良夷,本大臣先必優加獎賞。禍福榮辱,惟其自取。」(林則徐,諭各國夷人呈繳煙土稿)

「天地惟孤館,寒暄一敝裘。須臾古今事,何必嘆蜉蝣。」(謝榛,苦雨後感懷)

「若為追歡悅世人,空勞皮骨損精神。年來寂寞從人謾,祗有疏狂一老身。」(李卓吾,石潭即事四絕之四

「書卷多情似故人,晨昏憂樂每相親。眼前直下三千字,胸次全無一點塵。」(于謙,觀書)

「醒莫更多情,情多更莫醒。」(納蘭性德,菩薩蠻回文

「欲知古雅之性質,不可不知美之普遍之性質。美之性質,一言以蔽之,曰可愛玩而不可利用者是也。」(王國維,古雅之在美學上之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