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校史館首頁  檔案館  文物館  網站導覽  聯絡我們   北大首頁  
國立臺北大學數位校史館
校史館簡介 校史主題 校園風華 影音館 大事紀 校友脈動
 
:::
校史主題
:::
院系所史 校史館首頁  >  校史主題  >  院系所史

陳俊玄 助理教授
院系所:行政單位 / 體育室  |  任教時間: ~
 
陳老師近影

陳老師近影

月前秘書室提出校訊稿約,希望能就個人的學術研究提出心得分享。當時心中頓時忐忑不安,因為實在不知如何回應與下筆。但是仔細參想之後發現,我之所以成為「現在的我」,有許多重要的人物以及關鍵的事件影響與啟發著「當時的我」。所以本篇與其說是學術研究的心得分享,毋寧說是至今的學習心得與生命經驗。「父親」、「母校」與「學生」是我最重要的資產與寶藏,影響與形塑「現在我」的三個重要關鍵,茲就上述三個部分予以陳述個人的學習歷程與人生想法。 ■一生最敬愛的人 父親是我一輩子最為感念的人,其雖只是默默無語、平凡社群中的一員,但其在一生的行徑,如藍天清水、光風霽月、廣博大地、慈悲包容。對子女的影響如清澈水滴,微小卻震撼,在其身影中我看見所謂的「平凡中見偉大」。父親事親至孝,對父母養育之恩感念在心。奶奶晚年由於身受重病,臥病在床數年,皆其戮力親為照料,不覺繁累與疲憊,更認為此為一項碩大的緣份與福報,亦是為人子女所應為與必為之義。父親常說:人生早晚終將邁向生命終點,感受「親人至痛」、承擔「病人照料」、把握「至親至孝」,是其人生最重要的課題與必為之事。回想父親照顧奶奶的過程,每日必定親自餵食、幫忙擦身、清洗雙腳,這樣的影像常留在我們子女心中。每當想起奶奶親口向父親說聲「謝謝」的餘音,至今仍使我們感動萬分、熱淚盈眶。照顧年邁雙親,或許有人認為是件苦差事,然父親認為好比自己年幼時,均由父母悉心照料,現今換成子女照顧父母,不僅是無怨無悔的情事,更是子孫應繼續奉行之事,此為後代子孫樹立深遠宏寬的身教與榜樣。再者,父親不僅事孝父母,對於鄰里朋友亦是重情重意。所以,在鄰居、朋友與親戚的眼中,其不僅是個性溫厚、木訥寡言的老實人,更是常將慈愛溫暖笑臉掛在面容上的長者。因為對朋友與親戚真心付出與真誠對待,親戚、摯友莫不認同與讚許父親的謙和個性與為人處事。甚至,對於上門借錢的陌生人,其往往伸出溫暖關懷之手,當許多人質疑此荒謬作為的同時,其卻表示此人若真正面臨困難時,其會感到多麼的無助與孤單,而「錢」乃身外之物,在需要與急用之人身上才會顯現其意義,父親悲天憫人的情懷是真正實踐在日常生活的體現中。父親雖沒有龐大資產,也無家財萬貫,但其為子女與後代展現最珍貴的價值便是「知足常樂、溫順敦睦、孝順躬親與無私精神」,其不僅深受子女的尊重與敬仰,亦獲得親戚、朋友與鄰里的認同與讚許,更深感家中有一位活菩薩是多麼地幸福與幸運,父親是我心中永遠的驕傲與典範。 從父親的身上,我學習到沉默低調卻無窮影響的力量,正如「書冊靜放、衍發寧謐;微風無語、吹拂大地」,其低調行事、盡心侍奉、默默行善的表徵是我輩子女學習與仿效的最佳榜樣。 ■一生最快樂的時光 省立台北師專是我的母校,五年的北師生活是我時至今日最正確與快樂的選擇,我以身為北師人為榮。 一般社會大眾對於師範教育的印象,往往呈現封閉、古板與沉悶。但是,正因為師範教育給予就讀學子公費補助以及未來工作的保障,使得同學們得以於在校期間根據自我性向、興趣與理想,毫無顧忌的努力追求與實踐;畢業之後,更可一邊就業(教書)、一邊進修,進可攻、退可守,家庭、事業皆可顧及,並完成自己訂定的理想與目標。 記得當時北師新生訓練的時候,不少老師、教官都會問相同的一句話:「父母親要求來唸的請舉手?自己願意來唸的請舉手?」當時約莫記得,大概是各佔一半。因為師專是公費教育,就學期間所有的學雜費、住宿費、伙食費都是由國家全額補助,班上許多同學都是應父母親要求,選擇師專就讀。所以,民國四、五十年代,師專是多數小康以及軍公教家庭的最佳選擇,一方面不僅五年學雜費由國家公費支付;另一方面,畢業之後,教育部亦安排從事國小教師工作給予莘莘學子們一份穩定的工作。此對當時學業成績優良但家境稍微清寒的同學,師專是不少家長與學生的第一選擇,所以班上許多同學多是北聯或各縣市第一志願的學生,「臭屁」的同學可不少。記得第一次開班會的時候,針對「班名」的提議與投便花上一、二個小時的時間討論,許多同學就各自意見詳細陳述,思緒與論述清晰精闢,但爭論不休、互不相讓,當時印象就是:他們怎麼這麼會講話,口齒流利且條理分明;再者,授課數學老師認為此次師專入學數學考題很難,考60分的數學程度不錯,考80分的很厲害,考100分以上的是「怪胎」,結果考100分以上竟有10幾位,心中頓時覺得這些其貌不揚的同學,怎麼盡是些「怪胎」,本是驕傲之心瞬間遭受打擊。 小學教育與國中/高中分科教育最大的差別在於「包班制」,此設計是針對國小學童正值「道德養成」階段,需要「導師」長時間的陪伴教導與楷模學習,因此「教師」本身的學識涵養與品格教育更顯重要。故學校在課程設計的向度上,朝向培育優質的「人師」與「經師」而行。 記得當時每天早上大約6點鐘必須起床,且須將自己的棉被與蚊帳折得像豆干一樣,床下臉盆中的牙膏與牙刷擺設,亦須朝向一定的方向陳列,每天室長與區隊長(由高年級學長擔任)進行內務檢查工作,晚上全校學生必須在寢室晚自習至9點30分。全校學生都必須規定住校,但只要踏出宿舍區,必須換穿皮鞋、球鞋或休閒鞋,若穿著拖鞋出現在校園,必遭學長們的非議與責難。所以對於現今諸多學校學生不僅穿著拖鞋出現在校園,甚至進入教室、圖書館、體育館的景觀,始終無法適應。 學校每一節課不僅授課教師進行「內點」,還有「點名先生」進行外點制度,「翹課」是一件困難與痛苦的事。每位受課老師都相當嚴格,每學年期中考/期末考之際,同學們往往想由老師那兒打探出題方向,老師們給予的答案幾乎一樣:「題目都在書本中,回家好好複習」。所以每年期中/期末考前二週學校餐廳便燈火通明,滿是夜夜苦讀的學生,此亦為北師學子們的共同回憶。至於遲到被鎖在教室門外,甚至遲到因此該科被當之事,更是屢見不顯。 對男生而言,進入北師最痛苦的一件事就是「琴法」。大部分的男生從小都沒有學過鋼琴,由於小學教育是包班制,有時候必須進行音樂教學,因此基本的琴法素養是必須建構的。當時學校規定全校每位學生都有「琴點時間」,每星期(星期一至五空堂)固定排定一個小時的練琴時間,每間琴房都有點名簿,自己的琴點時間必須在點名簿上簽名。由於我喜歡鋼琴的聲音與彈琴的感覺,班上許多同學翹頭的琴點時間就由我幫其填補,但真正影響我積極學習琴藝的是一位嚴格但細心溫柔的好老師-「姜旻老師」,由於老師認為許多師專生學習鋼琴的費用都是利用在外家教所得,而有時我會請假未上課,老師認為我因須打工賺錢而荒廢琴藝,所以意欲不收取學費、無償教授琴藝。老師當時這樣的決定,激勵我日後瘋狂的勤練鋼琴,平日只要音樂館有閒空的琴房,隨即入內練琴;假日若沒有回家,窩在琴房勤練七、八個小時更是常有的事,而此種情況直至老師赴美進修,我的音樂生命便嘎然而止,但此卻養成日後對於音樂的熱愛與欣賞的興趣。 師專時期另一項重點課程是國文課,除了四書五經和古文觀止等基本國學常識外,國文老師要求每星期都必須繳交作業,一星期繳交書法作品,另一個星期則繳交作文,兩項作業都必須使用毛筆撰寫,雖然覺得痛苦、時常抱怨,但也因此造就同學們勤練書法的風氣。記得三、四年級時,班上幾個至志趣相同的同學找到學校堆放課桌椅的閒置教室,稍加擺設與布置,成為我們幾個毛頭小子談帖論字的天地,舉凡空堂、夜讀或假日時間都會聚集於此努力練字,這樣的情景依稀在前。當時有許多同學跟隨杜忠誥老師習字,經由大師專業風範與知能的影響調教下,運筆穩度與力度、個別字體與整體結構皆有明顯的進步,同學們更是比賽的常客。 篆刻與國畫是我額外學習的兩項興趣,當初只是單純想在自己的書法和國畫作品上,蓋上自己篆刻的用印,但可能天賦不足,始終覺得不成氣候。現今雖已多年未曾提刀動筆,但是老師的諄諄教誨與案前提點,至今依稀在目。至於學校安排的板書練習時間,我卻常常「翹頭」,一則實在提不起勁拿著粉筆在黑板上練字,二則板書時間都是安排在早上七點,「不經意的缺席」實非所願。 當時使我感到最痛苦的是「英文課」,因為英文老師上的教材是「TIME」。對國中剛畢業的我們而言,不僅英文單字量少之又少,又少有口語表達的機會,每篇文章不僅佈滿了生字,又幾乎全英文上課,真是痛苦萬分。而且,最怕身材壯碩威嚴、嗓門又大、嘴上叼煙的老師站在自己身邊,不時連串英文問句與眼神的突襲,不僅令人神經緊繃、心臟更幾乎要跳出來。所幸,英文老師最喜歡打籃球,此正提供我們這票「乖學生」找到討好、巴結老師的「切入點」。比賽時老師永遠是贏家、老師說的話永遠是對的、下雨時課堂外永遠都有等待撐傘的同學;至此,我們也「必須」從老師身上找點好處,除了稍微解除課業與成績的壓力外,最重要的是每次打完球都會超過學校餐廳用餐時間,而我們這票嗷嗷待哺的異鄉游子,索性糾纏老師請吃晚飯,甚至「綁架」老師的小孩到校外餐館贖人,老師每每提及此事都會不勝唏噓的控訴:「若沒有我們這票令人討厭的學生,在台北市老早又有一棟新房子了。」(註:本校體育室林啟賢老師是我北師學長,其亦曾參與其中)淋漓汗水伴隨爽朗笑聲,徜徉在夕陽餘暉中,運動所賦予的愉悅與感性,只有身陷其中的參與者才能真確感受。 值此,北師教育不僅提供「經師」與「人師」應有的訓練課程,重要的是整個學校凝聚與建構的氛圍是:「教育學生成為一位優良教師」的場域。北師紅樓穿堂門前扁額上所示之校訓:「良師興國」,展現傳承於我輩學生身上。在此快樂習業、愉悅運動與分享生命時光,是我在此學習的最佳註解,此階段不僅是我至今最快樂的生命時光,更是陶冶與教育我如何成為一位教師的重要場域。 ■重要的生命轉向 退伍之後,一邊教書、一邊回到母校 (民國76年台北師專改制台北師範學院)進修。當時北師心輔系、美勞系與體育系並無獨立成系,皆含括在初教系內,所以初教系包含四個組別:行政組、輔導組、美勞組以及體育組,學生於大二時期必須針對個人興趣與未來發展,進行興趣選項與組別選擇。雖然師專時期是「輔導組」畢業,但是一則輔導工作不僅必須兼具愛心與耐心,更是一項需要長期投注心力與時間始見成效的工作;二則,自己本身熱愛運動,每每傍晚時分,球場上激情的喲喝聲與吼叫聲,以及陣陣扣人心弦的運球聲,皆使我無法自拔的衝向球場;三則,當時初教系的幾個死黨皆想選擇體育組就讀,雖然師專時期對於體育組「很操」、「曬昏」的印象仍烙印心中,但在他們的道德勸說與人情壓力下,為了自身的「群育成績」,亦只好妥協,加入他們的團隊。在上述因素的考量與壓力下,拋下輔導工作的職願,投身體育教學與組織團隊訓練成為筆者日後努力的方向與職志。 初教系每年雖有三個班級,學生數約150人,但因害怕「過操」的運動術科以及為將來校長、主任之路準備,絕大部份的同學都選擇行政組與輔導組的課程,所以選修體育組的人數只有13位。但我們這幫同學不因人數稀少而減低士氣,反而在班代啟賢學長的帶領與威嚇下,累積出不錯的本質學能以及深厚的感情。日後同學們分別擔任司長、局長、教授以及各階段的校長與主任等,皆有不錯的發展與貢獻。就在師院體育組學習與分享下,奠定日後體育教學的學科與術科基礎,至此也為未來生涯與職涯規畫提供轉向的契機。 由於當時各個師專學生畢業之後,白天教書但晚上利用夜間轉唸法律的同學為數不少,因此在校園內可以看到許多同事利用空堂準備法律課業以及律師、司法官考試,而我也在同事與表哥的勸說下,動了想要轉念法律課程以及準備考試的念頭。但每每在夜深人靜的時候,都會傾聽與回問自己:第一、我好為人師,第二、我喜歡運動,有哪一項工作是可以兩者兼備呢?答案是「體育教師」。因此師院畢業後,就讀台灣師範大學體育研究所碩士班與博士班是我生命中一項重大的決定與職涯轉向。 台灣師大體研所課程設計並無「運動術科」,完全是運動、體育與休閒領域的學科研究,但也因此浸淫在另一向度的學術天空中,賦予我對體育教學、運動訓練與休閒研究更深一層的認識與體會。在「教與學」不斷更替的過程中發現,運動技術與體育知能對學生或選手的灌輸與教導固然具有重要的影響力,但運動社會整體結構與氛圍對運動參與者的制約與控制,更具舉足輕重的地位,因此引發筆者研究有關運動與休閒社會學的興趣。 「博奕」是我博士論文的研究領域,台灣由於公益彩券、運動彩券的相繼發行,使得博奕在台灣成為一項不可輕忽的媒體論述。「國家機器」在台灣博奕彩券的發展過程中佔有重要的地位,透過媒體的放送與傳播,更加形塑消費者購買的意識,藉此建構資本主義下殖民式的文化與資本力量,此主題亦為我後續的研究旨趣。而就讀中正大學教育研究所碩士班則是生命的另一項插曲,但此延續我對教育議題與課程發展的知能與涵養,更了解到現今教育場域所發生的現象與解決方案。 ■心中永遠無法磨滅的傷痛 生命的消逝與流失往往在不經意間灰飛煙滅,徒留無限的感傷與悲痛。碩士班畢業後,在南部一所私立的專科學校任教並擔任電機科的導師。某日一位忠厚老實、乖巧溫順的學生突然來到我的身邊,表情尷尬地在我耳邊說:「老師,我能和你談談嗎?」當時的我,不以為意,只是笑著回應他說:「好!找個時間,老師和你談談。」之後在訪談的過程中,其不時透露著青少年特有的爽朗神態,但青春陽光遮蔽了我對隱性情緒的解讀,忽略了靦腆內向深處的淡淡憂愁,我誤判了!我以為已經完成輔導商工作,更以為這只是一件平常的問題諮商,但結果正好相反,它是一件「年輕靈魂尋求心靈慰藉與情緒抒發的生命掙扎」,同理心、主動傾聽、主動關懷、悉心溫暖、口語慰藉,這些基本的諮商技巧都運用了,但遠遠不夠。就在某個假日回台北的路上,一個年輕靈魂在嘉義榮民醫院的頂樓一躍而下,結束了年輕的生命。 接到電話時,心痛,心真好痛,心痛到無法呼吸,生命的流逝無聲無息卻又五雷轟頂,所有對自己責難與非議的聲音瞬間填滿身體所有的細胞。為何當時沒有多點時間主動傾聽?為何沒有發現狀況不是想像的簡單?當時他的表情、話語、甚至每個動作,我都不斷的反覆檢視,到底哪裡環節出現問題?這是一條寶貴年輕生命所發出的求救訊息,為何沒有發現?為何沒有解讀出來?而更自以為是的認為心輔中心和導師已介入輔導與襄助,事情的發展應該不至於像電視劇情般的出現吧!但它就是出現了!還血淋淋的侵蝕每位同學與老師的心。 記得當時出殯的時候,按中國人的習俗-若白髮人送黑髮人且客逝在外是不能在家中舉行喪禮,所以舉辦儀式是位於前往嘉義水上鄉路邊的一個簡易殯儀館,教官、同學和我就在道士的誦經聲中,送其前往西方極樂世界。老邁雙親淚眼婆娑地緊握我的雙手,向我道謝為其兒子所做的一切,尤其當他們道出:「你就是我兒子口中的年輕老師,他說你對他很好」時,我再也忍不住了!所有的痛心、不捨與悔恨傾瀉而出,痛心的是「為何這樣就放棄自己的生命」、不捨的是「為何讓年邁雙親傷痛欲絕」、悔恨的是「一條年輕的生命就在自己的手中流逝」,此是我心中永遠無法磨滅的傷痛,但也提醒我必須時刻關注需要幫助的學生,微弱訊息的釋放是重大壓力的導線,不要忽略需要幫助的學生,每位老師都可能是學生生命中的救命菩薩,我的學生用其青春給我上了一堂重要的生命教育課程,但此真是「生命中無法承受之重」。 ■給學生的回應一、 培養良好的閱讀習慣 『會得個中趣,五湖之煙月盡入寸裡;破得眼前機,千古之英雄盡歸掌握。』從一葉一沙中,進窺一秋一世之道;在一書一話中,亦可洞燭機先。在讀書的過程中,若能於其中獲得「些許」或「常足」的啟發或啟示,進而增進自我知能、陶冶生活情趣,適應社會脈動與變遷,就達到書中所能賦予的意義與價值了。一句話的啟示,一則故事的悸動,都可能在某個心動時刻、某段落寞時分給予不同的省思與助益。因此讀書習慣的培養,不僅可提供讀者寧靜時刻的享受,更提供解決問題、提升自我、經驗分享的好方法。再者,正向思考的連結必須不時的檢視,訊息的強度必須時常灌輸與加強,作為督促自我不斷成長的正向馬達。人人擁有無限的潛能,但會消失的;唯有具備「願力」和「努力」才可展現「潛力」。 二、培養運動美感與習慣身體健康是一切成功的根本。沒有健康的身體,任何的成就都可能瞬間化為烏有,一切都幻化於無形。良好運動習慣的培養是健康身體建構的重要因素,運動習慣不僅助於提升學習效能、緩和焦慮情緒,更有助於身心合協。因此,「樂在其中」、「忘我享受」的參與運動,建構自己健康的生活與生命。再者,良好運動習慣的培養,不僅達到心境上的轉換與修行,更可滿足心靈涵養、增加生命的能量、增強適應社會的能力,就算是微不足道的習性,亦能助我們到達心境安適的寧靜世界。三、珍惜身邊所擁有的「得趣不在多,盆池拳石間,煙霞俱足;會景不在遠,蓬窗竹屋下,風月自賒。」因此參禪何須山水,滅卻心頭火亦涼。在檢視自己的生命過程中,擁有太多自己不知道的財富,人生消極面的想法,往往淹沒自我的知能而不知曉。雖說「人比人,氣死人」,但是有時候在某些情境或事物透過比較之後,才知道其實自己才是最幸福的,父母、老師、親友、同儕往往是自我無可替代的資產。人生的路有千萬條,每個人都希望擁有光明的前程與未來;但是人生之路的好壞,取決於有多少路途合乎自己的心意,不在於途中獲得多少名利。條條道路皆有風貌,其中好與壞全在個人的體會與取捨。個人都有其應走的路,並不需要和他人比較;過得好與不好,只有自己知道。別人習慣走的路,或許並不適合自己,但是可以提供參考,以免重蹈覆轍。記得!父母是永遠的依靠與避風港,好好孝順自己的雙親;良師益友是煩悶與困難的消解妙方,好好珍惜身邊所擁有的一切。 ■ 陳老師 小檔案 學歷: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體育學研究所博士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體育學研究所碩士 國立中正大學教育學研究所碩士 國立臺北師範學院初教系體育組學士 省立台北師專 輔導組經歷:吳鳳科技大學運動健康與休閒系助理教授專長:運動與休閒社會學現任:國立臺北大學體育室助理教授

 
回上一頁




校史館簡介  -  校史主題  -  校園風華  -  影音館  -  大事紀  -  校友脈動
Copyright © 2010 National Taipei University 版權所有 臺北大學資訊中心
三峽校區:23741 新北市三峽區大學路 151 號 總機:02-8674-1111 
臺北校區:10478 臺北市中山區民生東路三段67 號 總機:02-2502-4654
建國校區:總機:02-2502-1520 
top

通過A+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