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校史館首頁  檔案館  文物館  網站導覽  聯絡我們   北大首頁  
國立臺北大學數位校史館
校史館簡介 校史主題 校園風華 影音館 大事紀 校友脈動
 
“”
:::
校友脈動
:::
風雲人物 校史館首頁  >  校友脈動  >  風雲人物

學術心得分享-陳靜慧助理教授
刊登日期:2016-08-15  |  文章類別: 新聞線上
 
摘要欄位:故事不計大小,都值得流傳。誰又能預料哪個故事會在哪個心靈發光與發熱?
 
法律學系陳靜慧助理教授

學術心得分享 法律學系陳靜慧助理教授 學歷:德國波昂大學法學博士 學術專長:歐盟法、國際人權法 故事不計大小,都值得流傳。誰又能預料哪個故事會在哪個心靈發光與發熱? 接到校訊編輯的邀稿,說要寫這麼一篇心得分享,或有助於高中生選系與大學生未來生涯選擇。自認自己到目前為止的人生經歷,沒什麼特別有趣之處。我向來愛聽故事,就姑且在此說自己的故事,或許有這樣的可能,故事的哪個片段能在某個心靈激起化學反應。 大學就讀政大法律系,當年會選法律系,不是基於正義感或偉大抱負,純粹是認為可以擺脫數學與英文的糾纏(後來發現法律系學生的英文也不能太差)。前三年一頭栽進社團裡,成天開會、帶活動。大四再回頭面對法律,一度覺得太晚沒救了,旁聽了一年新聞傳播科系的課,那年報考了新聞研究所,結果名落孫山。畢業後我問自己能作什麼?能最快掌握的領域,似乎是四年來似懂非懂的法律,於是重拾法律的書本。密集研讀一年後,發現法律其實很有趣,根本不需要背誦硬梆梆的條文,瞭解與思考其中的法理,就能掌握冗長的條文與拿定解決爭議的立場。大學時有位老師在課堂上講過「一法通、萬法通」,指的大概就是這樣的體悟吧? 我很幸運,努力一年之後,就擺脫了多數法律系學生在國考中輪迴的夢魘。以「不用準備國考」的方式唸了一學期的碩士班,對於可以自主選擇議題,並決定以任何角度探討的學術研究工作即心生嚮往。在司法官訓練所受訓半年的期間,經歷為養成司法官而設計之規律、嚴謹的學習與作息,讓嚮往自由學術工作的我決定離訓,回到學校完成碩士學位。我絕非認為法官與檢察官是不值得從事的工作,只是不適合我而已。在繼續研讀碩士班的期間,同時體驗了實習與執業律師的工作,對於認為自主性重於一切、喜歡接觸新的人事物的我而言,律師工作是個不錯的選擇。研究所畢業時,因緣際會地剛好有機會到司法院擔任大法官的助理,就沒繼續律師的工作。大法官助理時期接受到的訓練實屬難能可貴,這個工作部份是要負責初步整理釋憲聲請案的爭點,另外也替配屬的大法官處理若干行政事務。多數的聲請案件需一次弄清楚一個案件如何從一審到三審、聲請人就判決所適用的法規又有何違憲之處的主張,並有機會觀察大法官們如何有高度地--兼從憲法理論、政策與實務面來形成解釋。我個人從這個工作還得到一項額外的「紅利」--當時我配屬的彭大法官,是當時少有實務歷練完整的女性大法官,能近距離與她相處共事,在許多面向她給了我可以遵循的風格與典範。 在司法院工作期間我就一面到德國文化中心學德文,為留學作準備,一方面也在本校法律系念博士班。在司法院的期間很愉快,工作就是學習,工作之外又有餘力進修,當時我常想有什麼比這個更好的工作。這時光持續到我即將邁入而立之年,有天正好跟彭大法官聊到要去德國留學一事,我跟她說有計劃要去、但什麼時候出發還沒有具體的想法,彭大法官對我說:「現在就出發吧!」就這樣,我在三個星期內辦好簽證、離職與收拾好行李,出發到德國去。 從熱鬧(後來覺得是吵鬧)的臺北抵達德國,10月初已是相當陰冷的天氣,當別人告訴我這裡的緯度跟黑龍江省一樣高時,我真後悔沒好好瞭解一下德國的地理位置與天氣狀況。德國法制是我國公法學(憲法、行政法)的主要繼受來源國,沒去過前實在無法想像德國的行政效率—至少在跟留學生有關的事項—出乎意料地低。幾乎每件事情都得經歷漫長的等待期間:先排一次隊登記正式提出申請的時間、然後在所約定的時間去現場等候。所幸所有的開辦事務(包括租屋、找語言班與延長簽證)都一一緩慢但順利完成,德國朋友總跟我說:Ende gut alles gut(結果好,一切好)。我在德國西德時期的首都波昂(Bonn)安頓下來,剛開始很不適應這個迷你城市,後來深深地愛上這個去過都驚訝於它的「不氣派」、並且被留學生譽為典型「好山好水好無聊」的大學城。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通過德國大學入學的語言考試(DSH),但通過考試是一回事,上課完全是鴨子聽雷,有時跟旁邊的大學生借筆記還看不懂他們的筆記(每人有特殊的筆跡及慣用縮寫),都不敢說自己是來念博士的。到了德國不久後,幸運地得到了德國學術交流總署(DAAD)獎學金的贊助。這個獎學金不只提供留學生生活所需費用,更開拓了與其他國家學生交流的機會。有一年暑假,我在多特蒙(Dortmund)與其他的獎學金生一起學德文,與其說是語言班,不如說是夏令營。那個梯次的留學生有很高比例是來自中南美洲,我就在這群都說西班牙文、但認為自己國家西班牙文是最有特色、最正統的同學中打滾,學會了以多種腔調用西班牙文說「我不會說西班牙文」。 在德國念博士班的階段,我選擇歐盟法作為專業領域。至於為什麼念歐盟法這個對台灣學生來說既陌生、又似乎沒有實用價值的領域,原因只是我當時覺得這個空前未有的超國家組織頗值得去瞭解。另一個潛在的因素(後來才發覺的),是我從高中時期就對史地有高度興趣,學習歐盟法制,不理解背後的政經與歷史背景就沒辦法深入地瞭解箇中細節與巧妙之處,也算是選擇了能與興趣相結合的領域。前三年因為語言能力不佳,只能一邊旁聽相關課程,一邊似懂非懂地閱讀文獻,並且利用德國的地利之便,到歐洲各國遊歷。波昂大學的法律系學會每學期都會籌辦「校外教學」,坐著巴士可以一天來回的德國重要機關或其他國際、歐盟機關,我幾乎都搭上便車跟著參訪過。德國統一後遷都柏林,先前在波昂的中央機關辦公大樓陸續空出後,提供了國際政府間組織及國際NGO組織進駐的空間,不少國際性的會議活動因此在波昂舉行,這對學習國際與歐盟法的我,也是一項利多。在我開始聽懂德國電視節目的笑話、可以暢所欲言地跟同學討論報章雜誌(包括八卦雜誌)上的議題後,驚覺到博士論文已經「誤點」多時。認真坐在電腦前製造博士論文內容的時間大概是一年多,但若無先前累積的語文能力與基礎知識,恐怕無法在2010年耶誕節前夕,一個德國人只希望收到禮物不希望收到論文的時間點,將論文草稿交給我的指導老師。2011年起我先受聘於中國文化大學,2014年起在法律系任教,能回到自己的母校(雖然現在的校園跟我念博士班時的印象(臺北校區)大不相同)服務,對我而言格外有意義。 回顧目前走過的路,我並非對自己的生涯很有規劃,充其量是個會用「刪去法」排除不適合路徑的人。很慶幸在關鍵的時點,或受他人指點、或因自己的頓悟,沒有作出令自己後悔的選擇。每年大學甄試時,我總會聽到不少的準新鮮人說著自己對法律有高度的熱忱與興趣,我並不是懷疑這些表述的真誠性,但希望年輕的學子們不要停止探索與思考(甚至是質疑)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麼,當你肯定某件事是真心渴望想完成時,全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引自《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back




校史館簡介  -  校史主題  -  校園風華  -  影音館  -  大事紀  -  校友脈動
Copyright © 2010 National Taipei University 版權所有 臺北大學資訊中心
三峽校區:23741 新北市三峽區大學路 151 號 總機:02-8674-1111 
臺北校區:10478 臺北市中山區民生東路三段67 號 總機:02-2502-4654
建國校區:總機:02-2502-1520 
top

通過A+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